<li id="cqiys"><source id="cqiys"></source></li>
  • <menu id="cqiys"><tt id="cqiys"></tt></menu>
    您好,歡迎來到古韻禮品網,買禮品送禮物首選禮品網站

    國內奢侈品市場遇冷

      作者:華超  內容來源:華禮   時間:2014-12-09

    國內奢侈品高檔禮品市場遇冷,“奢侈品在華遭遇冰凍期”、“奢侈品門店一線城市頻頻關店”,這些字眼充斥著2014年的各大新聞。的確,外灘奢侈品牌大撤離,從外灘3、6到18號,曾經的奢侈品之地人去樓空,一線城市的奢侈品銷售率有些甚至腰斬。...

    國內奢侈品高檔禮品市場遇冷,“奢侈品在華遭遇冰凍期”、“奢侈品門店一線城市頻頻關店”,這些字眼充斥著2014年的各大新聞。的確,外灘奢侈品牌大撤離,從外灘3、6到18號,曾經的奢侈品之地人去樓空,一線城市的奢侈品銷售率有些甚至腰斬。


    正當人們認為,奢侈品牌將不再重視中國市場,轉戰他國時,中國二三線城市的奢侈品高端商場卻一座座拔地而起。


    早在今年年初,九龍倉旗下的成都國際金融中心(成都IFS)就已盛大開幕。而在它的對面,新鴻基地產下的成都遠洋太古里也蓄勢待發。


    人們不禁納悶,在李嘉誠等房地產大佬紛紛拋售內地商業地產、奢侈品銷售在中國遇阻之際,為何還有那么多的香港商業地產商進軍內地?更值得注意的是,二線城市們正在取代一線城市,成為了這些地產巨頭的投資重點。


      “挖掘有潛力的地方是我們一直以來的重要任務,如何挖掘有潛力的商區,將它打造成當地的一種風尚地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九龍倉中國置業有限公司營運總經理侯迅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九龍倉目前計劃在內地興建5個國金中心(IFS)項目,分別位于成都、長沙、重慶、無錫和蘇州。其中,成都IFS總投資額逾160億元。


      對于奢侈品商場瞄準二三線城市的做法,法國SKEMA商學院營銷副教授Jonas Hoffmann對《國際金融報》記者分析,由于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奢侈品市場已經飽和,相較之下,類似于成都這樣的準一線或二線城市則有較大潛力,這也是為什么一些品牌開始在這些城市設立“地區中心”,以實現在中國市場的進一步發展。


      奢侈品新戰場


      春熙街是成都最熱鬧的步行街,如今站在這條最熱鬧的街頭,一眼望去,就能看到一只巨大的熊貓趴在一座摩天大樓上,這只大熊貓正是今年年初新開張的成都IFS的象征雕塑。國寶熊貓對于成都來說意義非凡,因此這樣一個生動可愛的熊貓雕塑自然受人喜愛。“現在成都的年輕人聚會,相約見面地點時都會說熊貓底下見。”成都小伙謝林(化名)興奮地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說。


      在成都IFS開業之前,春熙街上的百盛和伊勢丹可以稱得上是成都年輕人喜愛逛的地方,而不遠處的美美百貨等則云集了LV等奢侈品,是成都人可以買到奢侈品大牌的少數商場之一。


      然而當成都IFS拔地而起后,儼然成了成都的新時尚地標。“最重要的是它集娛樂、購物及吃飯為一體,有特色的餐廳,品牌也非常的齊全,乘地鐵可以直通商場,十分方便。”謝林說。


      當然,成都IFS更吸引眼球的是其一應俱全的奢侈品牌店鋪。值得一提的是,大多數奢侈品牌在成都IFS中都是兩層門面。而在成都IFS一馬路之隔,所屬新鴻基地產的太古里也云集了各種大牌。更有意思的是,兩大商場的奢侈品品牌并不重復。


      雖然陣仗大,但人們不禁懷疑,在一線城市奢侈品銷售業績受到猛烈沖擊之時,奢侈品牌商如此密集地進駐成都,能賣得動嗎?


      成都人會享受生活,全世界人民都知道,這也體現在了他們的生活質量上。“許多奢侈品牌在成都的業績甚至超過了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的門店,香奈兒(Chanel)在開業當天2.55的經典款就全部賣空。”侯迅如是說。


      由此可見,成都人對奢侈品的熱愛以及消費程度非同一般。據了解,目前已有80%的國際一線品牌布局于此。數據顯示,成都的消費指數在近年福布斯中國最佳商業城市排行榜西部城市中一直名列前茅,預計未來成都奢侈品消費將達百億元規模。


      瞄準二三線城市


      事實上,奢侈品牌向二三線城市轉移已不是新鮮事。目前,二三線城市女性消費勢頭日漸強勁。世界奢侈品協會中國首席執行長歐陽坤表示,中國奢侈品消費市場的兩極分化,將會加快二三線城市奢侈品消費市場的壯大。


      “全球奢侈品看中國,而在中國的奢侈品則要看二三線城市,這在奢侈品圈早已從預測變為事實。”一位奢侈品行業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中國城市化進程加快,以及大城市以外地區的財富增長,催生了大量二三線城市的奢侈品消費需求。而目前,奢侈品在杭州、溫州、青島、大連等東北、東南部二三線城市的開店速度已經無法滿足當地的消費需求了,除了成都,西安、長沙、烏魯木齊等地,都已成為奢侈品企業布局的新興城市。而其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西安。


      由于西安地處中原腹地,又是西北五省的龍頭,區位優勢明顯,吸引著四面八方的客流。作為中國奢侈品消費的二線城市,西安迅速得到國際大牌的“器重”。在這座城市,自2007年開始,奢侈品牌大規模進入,短短幾年已經有包括Versace、Emporio Armani、Vertu等品牌,而Chloe、Dior、Prada等品牌則入駐更早。


      從2007年起,LV在中國的開店速度明顯加快,其新增店面大多分布于二三線城市,如長沙、西安、青島、廈門、無錫、溫州、南寧、昆明等。除了LV,另一奢侈品龍頭Gucci早在幾年前就開始將中國門店布局下沉。事實上,對二三線市場的“執著”,也給了這些奢侈品牌回報。Gucci位于鄭州市的店鋪開業首日銷售額就突破百萬元;而LV位于烏魯木齊市的門店,在一段時間內更是位居全國銷售冠軍。


      巴黎HEC商學院奢侈品營銷和戰略教授Vincent Bastien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其實,奢侈品在每個國家的發展模式都一樣,先在首都立足,然后很快擴張到主要城市(上海、廣州這樣的一線城市),然后是二線城市。這是奢侈品普及的準則。


      不過,與一線城市消費者相比,二三線城市的消費者有一些不同的消費特性。有了“渠道下沉,迅速坐擁二三線,守望四五線城市”的大策略,奢侈品牌還對這些城市進行單獨的市場調查,針對這些城市不同的消費者特性,相對應地展開營銷。


      在中國,80%的消費決策來源于女性,不同城市的消費者,消費習慣和消費行為有著明顯差異。一線城市消費兩級化趨勢日漸明顯,快時尚和奢侈品占據一線商圈,中端品牌遭遇邊緣化。女性消費呈現精致化生活和趣味化消費的特點。二三線城市女性消費者購物頻率遠高于一線城市,幾乎是一線城市的兩倍,并日益增長。


      此外,對外經貿大學奢侈品研究員楊清山在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指出,以前從商業租金本身來說,中西部地區商業不具備實力去引進旗艦型的奢侈品牌入駐,但是現在,商業地產開發商效仿東部發達地區,或是通過引進奢侈品牌提高物業售價,或是通過引進奢侈品牌提高整體租金價格,把奢侈品牌的引進成本分攤到國內品牌商上;再加上與其配套的商業環境越來越好,自然吸引了許多奢侈品牌入駐。


      值得一提的是,和奢侈品類似,近年來,豪華酒店也正全力開辟中國的二三線城市市場。喜來登、索菲特、洲際、威斯汀,甚至包括麗思卡爾頓都集體出現在天津、鄭州、武漢、長沙和烏魯木齊。


      閑散資金多


      奢侈品大佬紛紛在中國二三線城市建立中國乃至亞洲最大店鋪,由此可見,這些中小城市的消費力驚人,究其原因,就不得不談談這些城市居民手中的閑散資金了。


      相比于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在二線城市的生活成本要低很多。雖然貴為中西部腹地,但據《國際金融報》記者了解,成都最黃金地段、最好樓盤的房價也不過每平方米一萬多元,這個價格還比不上上海郊區的樓盤。此外,二線城市餐廳、娛樂等物價成本也低于一線城市,而在石油、電力、電信等行業工作的員工收入卻是一線城市水準,他們就構成了二三線奢侈品消費的主力軍。


      據麥肯錫的一份調查顯示,到2015年,中國75%的富人將生活在二三線城市及一些非沿海城市。中國未來5年內,愿意消費奢侈品的人會從4000萬增至1.6億人,主要集中在二三線城市。


      另外,二三線城市的消費特點也在逐漸分化,東北、東南部的奢侈品消費日趨理性,對商品的個性化和定制化需求逐漸凸顯,而中西部還不夠成熟,屬于物質性、炫耀性消費階段,更看重品牌知名度。


      以腕表為例,整體而言,中國消費者對高端腕表的認識水平并不高。不過,這也意味著中國高端腕表市場潛力可觀?,F階段,高端腕表在中國市場呈現出以一線城市為中心,向二三線城市發展擴散的態勢。需要說明的是,一線城市的高凈值人群偏向于境外購買,因此一線城市的主要消費客戶并非當地消費者,而是來源于二三線城市的消費群體。


      針對這一購物需求,腕表品牌繼深度布局北上廣后,同樣將眼光放在了中西部。據財富品質研究院2013年6月18日發布的一份《中國腕表報告》顯示,中國高端腕表市場,尤其是腕表禮品市場的發展受挫,從2012年底至2013年年中,高檔手表的銷量出現了兩位數的下滑。為此,腕表廠商將目光瞄準了二三線城市。奢侈品專家認為,在城市化的快速進程下,大量財富在大城市以外的地區迅速積累,催生出二三線城市的強大購買力,高端腕表在該類城市的市場份額有望不斷擴大。


      據了解,歐洲坊旗下營銷的包括江詩丹頓、愛彼、佩納海等腕表品牌也紛紛瞄準中西部的二三線城市,而浪琴則早已經開始布局中國四五線城市。


      體驗至上


      當然,在這些奢侈品大牌不斷覆蓋中國的二三線甚至四五線城市之時,其管理也面臨著更加嚴峻的挑戰。


      不得不提的是,包括高端商場在內的傳統商業中心近兩年來飽受電商的沖擊,隨著海淘、代購的風靡,上海、北京等一些高端商場的經營狀況都不太理想,這也讓人為那些正在進軍二三線城市建造高端商場的地產商們捏一把汗。


      但在侯迅看來,傳統商場給人帶來的體驗感是電商無法做到的。“如今內地的商業地產可以說正呈現出一種百花齊放的狀態。”侯迅告訴記者,商場不只是購物的地方,更是朋友、家人聚會的好場所,因此,如何將商場打造成一個城市居民聚會休閑的地標是傳統商場致勝的法寶”。


      “吃飯、唱歌、運動等都是不能在電商平臺實現的,一個傳統商場可以靠有特色的餐廳、便利的娛樂設施來吸引顧客。購物的行為往往是產生在這些活動之后的,比如家人們聚完餐一起逛商場時看中一件衣服,于是就買了。未來有人氣的商場首先必須是綜合性的,能給顧客提供飲食、美容、休閑、購物等一體化的服務。這也是IFS為何首先從二線城市開始試點,因為相比一線城市,中國的二線城市更加缺乏有格調和品味的高端舒適型綜合商場。”侯迅說。


      Jonas Hoffmann也告訴記者,“體驗”開始變得愈發重要,這也正是為什么奢侈品品牌開始翻新開設在中國的旗艦店,以傳達品牌的全部內涵。亞太和中國市場有著巨大潛力,因此,多數公司都在盡全力利用更多資源來發展這一市場。很快,在其他市場也將有同樣水準的服務體驗。在過去10年里,品牌Logo是奢侈品品牌的核心——顧客在尋找一種差異化的象征。而現在,顧客開始變得更理性,奢侈品品牌將展示自己更多其他特質,例如獨一無二的遺產:手工制造,品牌發展的獨特軌跡。


      對于日益風靡的電商,Jonas Hoffmann說,在大多數法國和意大利奢侈品品牌看來,一個基本原則是控制所有的銷售渠道。對于在線銷售也是如此,他們不會利用第三方平臺進行在線銷售。而如果你看一下美國,一些公司則已經開始在線銷售自己的產品,這點遲早也會發生在中國。然而對于奢侈品而言,在線銷售始終不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因為傳統門店帶來的是一種感性體驗,除了看到,你還可以觸摸、聞到,這也是實體店在展示品牌所有內涵時會顯得更為重要,而不僅僅是展示所有產品。因此,傳統高端商場的未來只要尊崇“體驗“至上,提供有特色的創新服務,還是很有前景的。

    相關禮品推薦
    相關文章
    精彩文章
    熱門禮品分類
    相關問題
    AA在线观看免费无码,中文字幕人妻无码专区不卡,色综合久久久久久久久五月
    <li id="cqiys"><source id="cqiys"></source></li>
  • <menu id="cqiys"><tt id="cqiys"></tt></menu>